两个“欧派”的战争

因品牌名称相近,江山欧派与欧派家居,就“欧派”商标曾对簿公堂,虽然法院承认各自对商标的拥有,然而,消费者依然对两者存有误解。

该消费者发起投诉称,其于2019年下半年在成都北富森建材馆负一楼A0020江山欧派四川运营中心购买欧派木门吊门,使用至今,每次使用2个月,吊门就关不上,留下约20厘米门缝,工程师多次上门调试,但不能永久解决问题,产品质量有问题,要求更换木门。

投诉的木门品牌归属江山欧派(603208.SH),投诉对象确是欧派家居(603833.SH )。

欧派家居回复:已核实,客户订购的是欧派木门,并非我司产品,我司木门是欧铂尼木门。已建议客户直接联系对应商家进行售后。

关于木门对于“欧派”的使用,欧派家居与江山欧派有过并购打算,但价格没谈妥,最后不了了之,于是两个公司开始打官司维权。

这场对于“欧派”商标的维权,当时在行业里引起了不少关注。二审中,法院驳回了欧派家居的上诉,这场商标争夺战才告一段落。

不过,江山欧派的商标维权却没有因此停下,近段时间,它与梦之门又打起了商标维权官司。

早前,江山欧派起诉梦之门公司商标侵权,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江山欧派系“欧派OUPAI”注册商标的商标权利人,该商标处于有效期内,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梦之门公司经营产品与江山欧派注册商标类别为同一类别产品,容易使得相关公众以为该产品来源于江山欧派,从而对江山欧派产品销售产生冲击。因此,判决梦之门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江山欧派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赔偿江山欧派40万元。梦之门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至河南高级人民法院。

据调查显示:江山欧派是一家专业制造木门的企业。2008年、2014年,江山欧派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分别注册“欧派OUP-AI”商标及“欧派OUPAI”图形商标,目前均在有效期内。梦之门公司成立于2016年,经营范围木门也是主业。此次引发诉讼的,是梦之门旗下有两款门类产品,分别使用了“欧派·尚品”图片标识、“欧派·梵雅”文字。

庭审期间,梦之门公司提供了一份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商标网上搜索“欧派”二字出现的记录名单,显示19类商标就有403项结果中包含“欧派”两字。因此,梦之门公司认为,“欧派”并不属于江山欧派商标所特有,不是其商标的显著性部分,也不为被上诉人公司所独有。其中,经过商标检索发现,“欧派”二字文字商标已经在2017年被苏州一家公司注册,同样是19类商品。

此外,公众更为熟知的“欧派家居”,是创立于1994年专注于高端橱柜等家居领域的另一家公司。对此,江山欧派认为,近似商标被注册成功,并不能成为上诉人侵权的法律依据。

据企查查,江山欧派有裁判文书记录50条,案件总金额为315.24万元,企业作为被告占比42.86%,涉案案由为侵害商标权纠纷的案件最多。

江山欧派门业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专业木门制造企业,目前主要产品为实木复合门、夹板模压门,并逐步延伸到入户门、防火门、柜类等新产品。

4月29日,江山欧派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吴水根、股东王忠和股东吴水燕因个人融资需要,分别将其所持有的公司460万股、362万股和158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质押给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并于4月29日取得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券质押登记证明》。

控股股东吴水根目前合计持有公司股份 3055 万股,持股比例为29.08%。累计质押公司股份 460 万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15.06%,占公司总股本的 4.38%。

股东王忠目前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405万股,持股比例为 22.89%。累计质押公司股份362万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 15.05%,占公司总股本的3.45%。

股东吴水燕目前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040万股,持股比例为 9.90%。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58万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 15.19%,占公司总股本的1.50%。

三人累计质押9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9.33%。按4月30日收盘价110元每股计算,三人共计融资10.78亿元。质押后,股价持续下跌近半月,5月14日达到了最低点,股价低至87.80元。

另悉,此前4月16日,江山欧派发布关于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批文的公告。核准公司向社会公开发行面值总额5.83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期限6 年。

2021年4月27日,公司与民生银行重庆分行签署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公司同意为重庆欧派公司与民生银行重庆分行自2021年4月27日至2022年4月26日之间形成的主合同项下的全部/部分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最高债权本金额人民币2000万元整及主债权的利息及其他应付款项之和。

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担保的金额为9.72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58.98%。

据2020年年报披露,江山欧派实现营业收入30.12亿元,同比增长48.6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26亿元,同比增加62.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93亿元,同比增长71.83%;基本每股收益4.05元。

近3年来,江山欧派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分别为2.04亿元、3.24亿元、2.39亿元,2019年比2018年涨近六成至3.24亿元,2020年相比2019年却下降26.08%至2.39亿元。

据一季度报披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3.65亿元,同比下降明显。

对于公司年报和一季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的原因,江山欧派在业绩说明会上回应:“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将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款按照收到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进行确认。”

并且,公司说明了改善现金流的一系列措施:大力拓展大型国企、央企及优质的民营上市公司工程客户、积极推进全流程信息化管理、进一步加强应收款项管理等。

而在江山欧派现金流不佳的同时,其负债也在逐年上涨。财报显示,2016-2020年,江山欧派的负债为4.05亿元、6.41亿元、9.86亿元、14.72亿元、21.02亿元,负债率为47.71%、37.51%、45.83%、51.42%、53.75%。

业绩会上,当投资者问“关于不分红的真实原因,是否缘于去年业绩增长太快缺流动资金?”江山欧派回应称:根据《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第十八条规定“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存在利润分配方案、公积金转增股本方案尚未提交股东大会表决或者虽经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但未实施的,应当在方案实施后发行”。截至目前,公司正积极推进公开发行可转债事宜,本次公开发行可转债项目已通过发审会审核并获得核准,若实施利润分配可能会与本次公开发行可转债的时间窗口产生冲突。为保证公司本次公开发行可转债的顺利实施,故公司2020年度拟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也不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本。

2020年,江山欧派的货币资金为6.44亿元。应收票据为8.41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了195.09%,接近2倍;应收帐款4.91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了26.7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