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1921年首次珠穆朗玛峰勘察探险被遗忘的两位苏格兰人

一个世纪以前,1921年5月,首次针扎,或许进行一次可能尝试的首次珠穆朗玛峰探险队伍从印度大吉岭出发。

命运多舛的探险活动,马洛里位于前排左侧,Raeburn,后排右侧。“团队”照片在Kellas离世后拍摄。

这是,乔治.马洛里,1924年在山峰遇难,他的名字永远与珠穆朗玛峰联系在一起,让山峰在人们的心中形成了自己的特性。但是在这次探险活动中还有两位苏格兰人,来自阿伯丁郡的Alexander Kellas和爱丁堡的Harold Raebrun – 毫无争议,二人的登山成就均高于马洛里。现今,他们却被人们所遗忘。

毋庸置疑,Alexander Kellas是1921年地球上经验最为丰富的喜马拉雅山脉登山者,而且之后人们也承认这个评价。他在海拔20,000英尺之上比当时在世的任何人在该区域停留的时间更久,或比当时在世任何人在那里停留时间的总和更久。

他在锡金地区,印度攀登了数座超过上文提及海拔高的山峰(海拔20,000英尺,约6,000米),其中包括Pauhunri峰,其海拔高度达7,125米(23,275英尺),在之后超过20年时间里,这依然是人类攀登的海拔最高的山峰。遗憾的是,由于错误的计算,Kellas对此并不知情,而这个数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得到修正。1920年,与他的同伴,Henry Morshead一起,Kellas本应该以Kamet峰的成功攀爬而获得国际声誉。这是全境位于大英帝国内的海拔最高山峰,但是由于背夫在冲顶日叛乱,他们最终未能到达顶峰,而成功近在咫尺。

此外,Kellas是优先选择夏尔巴作为背夫,替代此前受人青睐的欧洲向导及廓尔克的第一人,而且他还比任何在世的人完成了更多高海拔登山运动生理学方面的研究。一位职业科学家,他是1904年诺贝尔奖项获奖者,科学家,伦敦大学学院Willima Ramsey的助手,而且Ramsay在诺贝尔获奖典礼发表感言时,提及了他对惰性气体的研究。Kellas也是一位可爱的人,在这里,马洛里,通常对所有人都极为严苛,“Kellas,我已经爱上了他。他的话语中有着难以描述的粗鲁和苏格兰特性 – 非常粗野。他绝对专注且无私的人。”

Harold Raeburn的形象则截然不同。一位卖掉家庭酿酒产业自己的股份后,独立生活的人,他是 – 即使在一次每个人似乎讨厌所有其他人的探险活动期间 – 作为团队最不受欢迎的人,喜欢抱怨,固执己见,并在56岁的年纪,作为一名登山者迈过了自己的山峰。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他的记录令人惊叹,有着相当出色的全新攀登名单,在苏格兰的岩壁和冰面之上,并在阿尔卑斯山区进行无向导首攀,并在沙俄时期的高加索山脉征服了部分全新山峰。但是,他的喜马拉雅山脉攀爬经验极为有限,除去在干城章嘉峰,他到达了海拔20,000英尺的地点。作为四人组成的登山团队的领队,他显然不是适宜的选择。Kellas,也是团队的医院,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他携带的设备进行高海拔区域的生理实验。而且,太过年迈而无法拥有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梦想,他并非Reaburn决心成为的那样的参与者。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典型的出色老派业余英国探险活动。另外两名登山者是马洛里,一个不错的选择,及他的朋友,最后一刻的抉择,Bullock – 他们二人之中没有任何一人拥有喜马拉雅山脉登山经验。这里有一位对于马洛里来说完美的同伴,一名他所希望的人,感觉没有他,George Finch,登山队伍显得太过虚弱。Finch的问题是他不是“伙伴”,他居住在法国,足够糟糕!- 而且最为糟糕的是 – 他是澳大利亚人呢!领队是上校,Howard Bury,一位有着一些亚洲旅行经验,但是仅有很少,的确没有登山或是探险经历,他担任这个职务只要是因为他承诺为探险活动提供大量现金捐赠 – 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英国极难实现。。

探险团队医生是,Wollaston,他刚刚在一间医院正式工作两日时间 – 便投入其中。总之,他是一位很棒的伙伴。他照顾,由于厨师缺乏卫生习惯而出现胃部问题和其他疾病侵扰的整个探险团队,却在Kellas出现威胁生命的痢疾后,并未把他送回印度,而仅是要求Raeburn回到那里(之后,他重新加入探险团队,部分恢复),而事实上,1921年6月5日,Kellas在岗巴宗去世。即使他没有遭受相同的命运,但是他的身体再也未能完全恢复健康,而且他的心理也出现了很大问题,最终生活在一间疗养院,在那里,他相信自己杀死了Kellas。

经过所有这些都是英国,如同以往“(屡次失败后)好容易达到目”,通过锡金地区满是苔藓的丛林,沙地和空旷无垠的西藏高原。探险团队不仅发现了此前几乎没有地图描绘,此前尚未出现探索的西藏地区尝试山峰的线路,而且,马洛里和Bullock(他在活动中的表现也颇为出色)事实上找到了去往顶峰的路线,通过山峰北坳。这成为随后团队尝试的路线。但是,探险活动的的巨大失败,Howard-Bury自己在官方报告中说到,便是Kellas在没有完成自己的体能实验便去世。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的随后数次英国尝试期间,对于这个部分的兴趣已经消失,而且仅是为了1953年探险成功的登顶做好装备,这样研究在其中成为了主要的分摊因素。

Kellas自己则不为人知。他甚至没有出现在探险团队的官方集体照片之中,这张照片是在他离世之后拍摄。影像中,Raeburn站在最右端,马洛里坐在左侧远端。Kellas是一位极为谦逊的人,通常独自与自己的夏尔巴们一同攀爬,而且对于他所成就的事情很少记录。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所有随后来到这里进行尝试的团队都会到访他位于岗巴宗的墓地,如同去往庙宇朝拜一般。总之,在绒布冰川底部,大量游客四处漫步,这里有上世纪二十年代探险队伍在这里搭建的纪念石塔,向那些在这里死去的人们致敬。人们在这里,或是曾经在这里纪念马洛里,此外还有部分夏尔巴。名单顶部是一个被遗忘的苏格兰人的名字。

因为自己在苏格兰和欧洲取得的登山成就,Raeburn值得被人们所铭记,但是在珠穆朗玛峰首次探险活动和Alexander Kellas离世一个世纪后,这里不仅有他的的成就,同时,他也应该在喜马拉雅山脉伟大攀登的圣殿占有一席之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