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弗莱滕 血染的风采

荷兰自行车运动员范弗莱滕在世界和奥运比赛中,屡屡受伤,且险些丧命,但她顽强坚持,不断取得佳绩。

今年9月25日,荷兰运动员安内米克•范弗莱滕在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再次获得世界女子公路自行车锦标赛计时赛年度冠军。她站在最高领奖台上,俊俏的面庞、苗条的身材、灿烂的笑容、白皙的皮肤,犹如阿尔卑斯山美丽的女神。人们不禁想起两年前里约奥运会上范弗莱滕血染赛场的场面,感叹竞技体育风云变幻,难以意料。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世界冠军争夺战中,橙红色标志的荷兰女队占据绝对主导地位。范弗莱滕战胜了同胞选手安娜•范德布雷根和艾伦•范迪耶克。范德布雷根是里约奥运会这个项目的金牌得主。范弗莱滕这次比赛的成绩比她快了28秒之多。

范弗莱滕以34分25秒完成了全程27.8公里的赛程,令人信服地证明她仍然是这个项目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

2017年9月17日,在挪威卑尔根女子自行车世锦赛计时赛中,老天爷没有对范弗莱滕格外施恩,大雨如注,使她不得不放慢速度,但她仍以28分50秒35的成绩骑完13英里,领先里约奥运会冠军范德布雷根12秒。在领奖台上,热泪盈眶的范弗莱滕说:“成绩跌宕起伏是常事,但是在大幅度跌落后再度上升更容易让人激动,故事更加诱人。”

卑尔根世锦赛前,范弗莱縢已显示出坚强的实力,连续获得几个赛道比赛的冠军,尤其是最富于挑战性的吉罗•罗莎赛道的冠军。她表示:“我对自己这个赛季能够取得如此惊人的成绩感到吃惊。在计时赛中夺取世界冠军,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但是今年, 我确实在不少场合做到了。”其实,范弗莱滕2017年春季就表现不俗。4月,在号称欧洲最艰难的列日-巴斯通-列日赛道女子比赛之后,范弗莱滕在公路自行车大赛女子综合排名中居于首位。

2016年8月8日,里约奥运会女子公里自 行车赛进入最后阶段,离终点仅15公里的地方,观众看到范弗莱滕快速疾进,夺冠有望。突然,自行车失去控制,在一个转弯处,她从 自行车上跌落下来。胆小之人闭上了眼睛,不愿意见到悲惨的一幕。胆大的人睁大眼睛,看到范弗莱滕头部首先着地。在场的范弗莱滕的母亲莉亚马上意识到,女儿发生了惊天噩梦,家中最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当时,我以为我的女儿死了,因为她以一种特别的姿态躺在地上”。

昏厥过去的范弗莱滕马上被救护车送往医院。专家们紧急会诊,之后向外界发表声明:范弗莱滕虽然当场昏厥,但仍然在世。这让她的妈妈、亲朋好友和体育迷松了一口气。尔后,范弗莱滕从医院发推特说:“我的脊柱骨折,但是情况还不太糟糕。本来里约奥运会可能是我自行车运动生涯中最好的比赛,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我只能感到沮丧。”

对于范弗莱滕出事的赛道,运动员早有微词,范弗莱滕因此错失了获得奥运会奖牌的机会。她的队友和主要对手范德布雷根以3小时51分27秒的成绩获得金牌。她说:“看到范弗莱滕发生事故,我非常震惊。在前面骑行,遇到的风险肯定比其他运动员大。我过去对这样的赛道情况知之不多。”

与范弗莱滕一同效力奥利卡职业自行车俱乐部的澳大利亚车手格蕾丝•埃尔文在推特上写道:“当我经过时,以为范弗莱滕已经死了。不过我相信她,因为她超级坚强。”

欧洲媒体报道说,范弗莱滕身上似乎存在一种魔咒,每到夏季这个自行车比赛的黄金时段,她出事的几率似乎会大幅度增加。里约奥运会前一年的8月7日,在意大利,范弗莱滕也曾险些丢掉生命。看来,范弗莱滕的妈妈生日这天可能是对宝贝女儿不利的日子。

当天,范弗莱滕正在意大利的利维格诺训练,为赛季最后阶段的比赛做准备。从欧洲北部尼德兰低地来到风景如画的欧洲南部训练,她非常兴奋,男朋友汤姆陪同,更增添了训练的浪漫气氛。然而,美好的气氛被一辆卡车打断,她的训练加爱情故事只好到医院里继续了。

范弗莱滕回忆说:“我在公路上训练时,卡车没有看到我的身影,向左转弯。我当时骑得非常快,幸好汤姆就在身边,见到事故的全过程。在他的帮助下,直升飞机将我送到医院,一根锁骨和三根肋骨断裂了。由于存在气胸的风险,不得不给肺部充气。”

范弗莱滕悲喜交加,在推特上写道:“我当时非常沮丧,因为我准备得非常好,希望在赛季的最后阶段创造出优异成绩。另一方面, 我又感到非常幸运,因为我还活着,过一段时间就能痊愈出院了。”

今年9月30日,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举行的世界自行车公路锦标赛的比赛中,前几天刚获得世锦赛计时赛冠军的范弗莱滕在离终点不远的地方又发生事故,膝盖骨折断。令人惊异的是事故发生后,她没有退出比赛,拼命坚持,最终获得第七名。冠军再次被范德布雷根获得。范弗莱滕说:“简直难以相信我在比赛中又发生事故。现在,我百感交集,也不想向人们做出解释。”

范弗莱滕来自荷兰典型的书香之家,父母均为知识分子。她从小养成阅读科学书籍的习惯,现在外出训练和比赛的闲暇时,还在阅读科学图书,尤其是常人觉得非常枯燥的科学和医学图书。

范弗莱滕说,自己的自行车比赛生涯结束后,基本上不会选择科学研究工作,常年在世界各地奔波比赛让她更爱体育,特别是教练工作。体育能使人对生活更加热情,尤其是骑车运动,会让人更加健康,心情更加舒畅。开卷有益在范弗莱滕身上得到充分验证。在职业自行车运动中,她自觉地将学到的科学知识运用到比赛和训练中去。“我阅读了 大量的书籍,包括自行车运动的书籍。有时与 我的教练员讨论,有时也会发生争论。我喜欢了解我们现在正在干些什么和为何这样做, 一旦了解清楚行动的目标和如何实现目标, 就会更加努力地训练,完成所有训练目标。读 书让我更加了解自行车运动员的营养问题,利用从书中学来的知识让伤病好得更快。我经常从书上了解当地的地形和气候,增加对比赛和训练地段的认识,设计出适合当地比赛的策略。”

范弗莱滕像大多数荷兰年轻人一样,也喜欢世界第一运动足球。在中学和大学期间,她是学校女子足球队的重要成员,主打左前场或右前场的位置。多年骑行的锻炼让她的奔跑速度在足球赛场上显露出来。不过,她的足球技术与奔跑速度存在差距,时常成为对方球员开涮的对象,她只好努力奔跑来弥补技术上的不足。

范弗莱滕1982年出生在荷兰的弗莱縢, 身高1米68米,是从事公路自行车运动的最佳身材。幼年的训练,匀称的身形,良好的体 力,使她很快成为公路自行车的全能选手,计时赛和越野赛都擅长。2009年以来,她先后效力过荷兰星辰银行等著名车队。

范弗莱滕认为,让女子自行车运动享受到男子自行车运动的待遇非常迫切。现在国际大赛上,荷兰女队囊括三甲的次数不断增加,电视和其他传媒应当给予更多的镜头。

荷兰女子自行车队在国际赛场上大显身手,各类矛盾也应运而生。在范弗莱滕看来,国家第一、俱乐部第二、个人第三的利益格局不能改。她说:“在国家队,注意力应当集中在比赛中发挥最好水平。荷兰队全是职业运动员,最高目标是为荷兰夺取金牌。”

范弗莱滕在自行车上周游了世界,她最热爱的还是自己的祖国荷兰,世界上自行车赛比比皆是,最好的赛事仍然是弗兰德斯自行车经典大赛。“弗兰德斯是世界上最为美丽的地方,我喜欢那里的历史,弗兰德斯的比赛最适合我。我是获得过弗兰德斯大赛冠军的运动员,与这项赛事有一种特殊关系”。

世界足球迷都欣赏阿根廷的梅西和葡萄牙的C罗,范弗莱滕的赞赏目光却投向荷兰球星罗本。虽然罗本貌不惊人,又活跃在荷兰足球走下坡路的时代,没有在欧锦赛和世界杯上为荷兰夺取奖杯,但罗本付出了十足的努力,在比赛中首先想到球队,是名副其实的伟大球员、榜样和天才人物。有记者问范弗莱滕:“如果必须在世锦赛和奥运会金牌中做出选择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她回答说:

“两个都要!对世界人民来说,奥运会金牌更有价值,但是能够穿上自行车比赛世界冠军的彩虹战衣,意义也非常重大!”

二次大战后,荷兰的汽车数量大幅增加,阿姆斯特丹推倒不少建筑物,拓宽道路,为汽车开道,早期的自行车路成为取消对象。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荷兰的自行车爱好者数量减少了6%,老城街道狭窄,交通拥挤,自行车爱好者成为最大的受害者。1971年,荷兰有3300多名自行车爱好者丢掉生命,其中400多名是不到14岁的少年儿童。人们愤怒了,要求政府制定政策。1973年开始的能源危机使荷兰几乎到了交通停滞状态。荷兰首相宣布,荷兰要成为减少依赖外国能源的国家,为此政府制定了促进自行车运动的政策。很快,荷兰不少主要城市周日禁止汽车上路,市中心更是禁止汽车通行。从1975年开始,荷兰政府加强自行车道的投资,与机 动车道分开。荷兰骑自行车的人数迅速增加。仅文化城市蒂尔堡,参加自行车运动的人数就增加了70%。

政府规定,在街道上,行人权利列第一位,第二位为骑自行车者,第三位为驾驶汽车者。此外,荷兰还将学会骑自行车和遵守自行车规则加进学生课程。这些都为建立自行车运动的天堂发挥了作用。荷兰的自行车运动已经成为文化招牌,对于保护环境发挥了巨大作用,同时,像范弗莱滕这样的超级女子自行车运动员也不断涌现出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