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里克:我这个年纪性生活很难了但只要妻子想我会满足

直播吧12月13日讯 离开西班牙队后,恩里克参加西班牙网红Ibai直播,两人聊了足球和生活等方面线岁的恩里克表示:“我有性生活吗?在这个年纪很难了,但只要我妻子想我就会进行性生活。”

世界杯开始后,52岁的西班牙队主教练路易斯-恩里克决定做一件不寻常的事,或许也是其他教练从未尝试过的事。

从第一天开始,他的直播间就吸引了超过30万的观众。在镜头前,恩里克挥洒自如、滔滔不绝,他大大方方为网友讲解战术细节,但总是不忘强调一点:别再问我西班牙的首发十一人了,不告诉你们。

拉波尔特就每天守在直播间看主教练聊天来放松情绪,他私下也叫恩里克“帕德里克”,这个外号是粉丝们起的,意思是“老爹”。那些看直播的年轻人都说,要是自己的老爹也这么潇洒就好了。与直播间的人气飙升形成鲜明对比,西班牙在世界杯上的表现高开低走。从7-0屠杀哥斯达黎加完美开局,到点球大战被摩洛哥零封,西班牙的世界杯结束了,恩里克的主播生涯也就此告一段落。

如果了解恩里克的人生,你就会发现,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对他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

在球员位置非常固定的90年代,恩里克几乎打遍了中前场的所有位置,他的充沛体能和暴脾气一样闻名。他在皇马效力了5个赛季,却在一场皇马5-0狂胜巴萨的国家德比后心灰意冷,留下了一句“感觉在皇马很少得到支持,没有留下丝毫美好回忆”之后选择自由身转投巴萨。

实际上,他退役的时候连带着把另两支主队也得罪了:生涯后几年恩里克常年受伤,却主动拒绝续约。而在34岁的时候,母队希洪竞技为他提供合同,他也没答应,理由是“不希望作为一个不能踢球的招牌,只为了谋求好处”,然后他就退役了。

他的执教评价也两极分化,在巴萨的三年,他把这支传控球队打造成了一支主打防反的效率流球队,对梅西、内马尔和苏亚雷斯的过度使用常被人诟病,但他离开后,巴萨再也没拿到过欧冠冠军。很多人不喜欢也不接受恩里克的带队风格,但有两个评论耐人寻味:

2018年开始执教西班牙国家队后,关于他的争议更是从未中断过。他以巴萨系球员作为建队基础,皇马球员则逐渐边缘化。去年欧洲杯,恩里克在能带26人的情况下只选择了24名球员,理由是“没必要带着不需要的人来凑数”。而他的24人名单里,一个皇马球员都没有。

而本届世界杯,恩里克虽然带满了26人,但一些球员的落选依然引起了很多质疑,比如在曼联状态出色的德赫亚,以及欧洲杯时还是重要一员的奥亚萨瓦尔、莫雷诺。名单中有多达9个没有世界杯经验的00后,而真正的中锋只有莫拉塔一人。

在当教练之后,恩里克制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规矩:只参加新闻发布会,不接受任何采访。他在担任巴萨主帅的时候曾经一年出席了124次发布会,期间妙语连珠,但与此同时,他和记者们互相看着不顺眼,他觉得记者只会挑事情,总是想方设法把他的发言刻意加工。

“你说,他们花在研究采访对象和内容上的时间有10%吗?他们把工作时间都放在怎么带节奏上,还有什么可相信的?”

也正是因为和媒体紧张的关系,恩里克才有了在世界杯期间“兼职”主播的想法。

对于恩里克来说,适应主播这个新角色并不算太困难,当成一场线上的新闻发布会就好了。而且比起发布会,他可以自由选择网友的问题进行回答,而不必再为记者五花八门的提问困扰。

他在第一天就解释了为什么用阿森西奥打中锋,而不是直接上莫拉塔,因为更需要中锋的后撤拿球,把对方的体能拖垮了之后,下半场再全力强攻。

至于为什么要带上4名年龄不到20岁的巴萨球员参加世界杯,他说,因为“年轻人总是充满朝气的,他们有无限的可能。”

至于有些网友故意找茬的提问,他也会像过去面对记者一样,毫不留情地怼回去。

有一天,他在直播上拿竞争对手的一场片段来做战术分析。下面有人阴阳怪气:“这可省事了,新鲜啊,第一次看到教练边直播边把分析做了。”他马上对着屏幕反唇相讥:“我说小朋友,你该不会觉得,我们当教练的,就做这种水平的分析吧?”

他在直播里也暗暗倾诉了许多难言之隐,他说外界总是会对这支西班牙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会因为赢一场就吹上天,输一场就骂到狗血淋头,

“你看加维,他根本不像18岁。贝利当年也和他一个年纪,要是让一个不具备大赛水平的球员上场被欺负,那是教练不负责任。但是如果他有这个水平,你就不应该扼杀他的天赋。”

“有些教练为了奖杯的虚荣,牺牲孩子们的发展,他们都应该从青少年足球里滚蛋!”

“足球是我的激情,我的生命,我很幸运能踢足球,非常喜欢当教练,但是享受当教练却非常困难。因为你越想十全十美,遇到的各种方向来的挫折就越来越多,有人选择躺平,有人选择抗争。”

有太多人不喜欢恩里克了,大部分的媒体,绝大多数他的竞争对手。但恩里克有一个理论,所有人,都应该是一个大家庭。

他的团队是32支球队中规模最大的,除了球员,有大概60人,队医、球队经理、装备主管、厨师、还有别的后勤,恩里克总是会在直播里感谢他们,“他们是家庭,是朋友,是帮助你走更远的战友,没有他们,我们什么都不是。”

“我知道肯定有黑粉,有人想看你出丑。但是一场球有五万人十万人买票来看,他们里有几个是花钱来看输球恶心自己的吗?没有,愿意去现场看球的几万人,愿意在荧幕前支持你的上百万人,他们都是来享受足球快乐的,标新立异唱反调的总是少数,你为什么要在他们身上感受负能量呢?”

他说自己一度找不到人生的目标,选择继续执教,是可以看到更多的年轻人欢歌笑语,他们青春洋溢的样子,总能让他感受到生命的力量。

慢慢他意识到,年龄从来不是问题。所以他开始做那些年轻时候擅长的事情,发现自己线年参加了超级铁人三项,之后他还参加过极限冲浪,完成过200公里的比利牛斯山自行车赛;

而现在,他喜欢脱下上衣,露出一身的腱子肉,每天早晨直播自己的晨练,那些20多岁的球员,看到他的厚实胸肌和八块腹肌,也都自愧不如,纷纷跑到训练房里加练。在卡塔尔,他坚持每天33公里的骑行,有时候一边骑车,一边跟网友直播聊天。

而从他世界杯期间变身“乐子人”的状态来看,他大概真的已经从阴霾中走出来了。

西班牙足协目前已经官宣恩里克从国家队主教练位置离任。但他给这支球队带来的影响,仍然会伴随这支年轻球队很久很久。最后,不妨就以他在直播中对球员们说的心里线支球队只有一个胜者,大多数人都是失意的,但请你们记住,每一个站在这里的球员都已经是胜利者了,你们完全可以昂起头,等待着家人的拥抱。如果世界杯后我不再执教,也希望你们记得,不要有压力,上场拼搏,保持大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