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塔维特专访|退役及未来

对大多数球员来说,当温布尔登结束时,另一个机会又会出现,另一个城市的另一场比赛,另一个获得排名积分和奖金的机会。

年仅27岁的爱沙尼亚人将会退出职业网坛。不是她想这么做,而是她不得不这么做。腰椎间盘突出意味着每次比赛时她的背部都会疼痛,很简单,她无法继续以专业的水平进行训练和比赛。

周三在温布尔登,她在第一轮战胜了斯特凡尼尼,把自己的职业生涯至少延长了一天。周四,第二轮对阵布兹科娃,希望能把自己的退役时间再推迟一两天。(截止发稿时康塔维特已经输了周四的比赛,但还有混双。)

新闻发布会座无虚席,在她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天,Netflix网飞的摄像机一直在追随着她。

作为WTA最受欢迎的球员之一,人们的关注是理所应当的,但正如她在温布尔登的一间小采访室接受采访时所解释的那样,这一切都远非易事。

她说:“一直以为,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会没事的。但实际上是相当困难的,出乎意料的困难。尤其是宣布退役之类的事情,压力很大,我变得很消极。太难了,一切像过山车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讲,因为伤病而退役似乎比简单地离开比赛更容易。费德勒表示他选择不再参加比赛,是因为膝盖无法承受比赛的强度了。康塔维特在第一轮比赛前服用了止痛药,但每一个曾经忍痛参加过比赛的人都知道,这有多痛苦。

她说:“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无论如何都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是一直以来你的全部生活,一直关心和坚持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退役来得比想象的要早。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不得不做。一旦决定了什么,我就会非常坚定。当然,还有网球之后的生活。所以我会试着不太沉迷于所有关于退役的悲伤和消极的事情。”

康塔维特一直是一名优秀的青少年选手,但只在2020年的澳网打进过四分之一决赛,在美网两次进入16强。

在WTA巡回赛上,她要成功得多。她总共赢得了6个冠军,2017年赫托根什是第一个冠军。从2018年到2023年初,她一直排在世界前30名之内。

康塔维特最辉煌的时刻是在2021年,豪夺四个巡回赛冠军,排名升至世界第二,并获得了WTA年终总决赛的资格,还打入了决赛。

第二年她在圣彼得堡斩获了第六个冠军,并在2022年结束时仍跻身在WTA前20。

“非常自豪能一直保持在前20名、30名,当然,在这重要的一年里,我实现了很多职业生涯的目标!”她说。

从运动生涯过渡到普通生活并不容易。所有运动项目的许多运动员都在努力适应。康塔维特在巡回赛上的朋友,包括贾贝尔和卡萨金娜都认为她会没事的,康塔维特已经计划继续学习心理学。

“这是我稍后会谈到的事情。”她说, “现在的计划是继续学习,看看会发生什么,因为我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完成学业。

我认为能充分利用自己在体育方面的丰富经验是件好事,心理学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我在国内和不同的运动心理学家一起工作过,有亲身经历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或许,随着康塔维特的身体得到休息,她会感到更少的疼痛,或者没有疼痛了。也许有一天她会觉得自己可以继续打网球,她会考虑复出吗?

康塔维特答道:“这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所以我不认为情况会好转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不给它太多的压力,比如跑步、比赛和移动,它可能会感觉好一点。

但我想一旦我开始这样做,事情就会变得更糟,所以我不认为我可以打职业网球而不感到任何疼痛。”(原作:Simon Cambers 翻译:Lyn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