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收留日本伤兵47年将其送回国后来怎么样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14年的血腥斗争,中国人民热烈庆祝了最后的胜利。 战败后,日军仓皇逃走,但他们无情地让那些重伤士兵自尽。受伤的士兵为了谋生不得不沿街乞讨。

尽管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但中国人民的愤怒并没有被时间抹去。所有人都认为这些日本伤兵根本不值得同情。 但有一天,河南村民孙邦军的一个举动立即在村里煎了锅。 1. 那是1946年秋天的一个清晨。孙邦军照常去镇上卖山货。在路上,一个穿着破旧日本军装的乞丐站在他面前,用手示意吃什么。 “他是日本人,别给他!”一边的村民愤怒地说。 饱受战争之苦的孙邦军自然痛恨日本士兵。他期待着这个又聋又哑、浑身发抖的日本伤员出现在他面前。孙邦军实在受不了死。 然后他从干粮袋里拿出两个窝窝头,递给日本伤员。在吃了窝窝头之后,日本受伤的士兵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孙邦军之后,曾邦军不想回日本。

看到这一幕,孙邦军的妻子很惊讶:“为什么家里有日本人?” 她急忙把丈夫拖走。不料,日本伤兵在孙邦军夫妇面前哭了起来,跪了下来。 看到眼前的情景,善良的孙邦军感同身受。他说服妻子: “如果那些日本官员不与中国作战,他们怎么会这样?如果我们不关心他,他迟早会饿死的。” 夫妻俩商量后决定留下受伤的士兵。 听到这个消息后,村民们冲进孙邦军的家,指责他:“日本人破坏了我们的家庭,杀害了我们。你们收留日本士兵对你们有好处!”

于是,一群兴奋的村民也拿起扫帚,想殴打日本伤兵发泄愤怒,但最终被孙邦军阻止。 他说服村民:“日本青年也被迫来到中国打仗,他们也是战争的受害者。这也是人的生命。如果我们死了,我们和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他还向村民保证,当受伤的日本士兵的身体状况好转时,他将立即被送走。 村民们逐渐平静下来,散去了。

后来,村民们看到孙邦军很好地照顾了受伤的日本士兵,并被他的善良行为所感动。他们开始接受日本士兵。 当他们得知这名日本士兵因头部受伤而失去记忆,不知道他的名字时,村民们开玩笑地给他起了一个新名字“komonoro”。 不仅如此,每次村里分发救济食品时,村民们都会主动为komonoro保留一份,政府也为他破例。 不幸的是,发生了一些事 2. 科莫诺罗在战争中受了重伤,而且没有及时治疗,因此患上了偏瘫。后来,他无法照顾自己。 这对贫穷的孙邦军一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但孙邦军并没有放弃小门夜郎,而是到处筹款为他看病。

为了更好地照顾小野太郎,丈夫和妻子经常日夜守护着他,吃喝、洗澡和擦拭自己。不管他们有多脏或多累,他们从不抱怨。

这样的一天过去了八个多月。在丈夫和妻子的精心照料下,野野野大郎奇迹般地康复了。但孙邦军留下了100元的债务。这对当时的农村家庭来说几乎是天文数字。 为了尽快还清债务,孙邦军更加努力地工作。他起得很早,贪婪地卖山货。有时,他会挖一些野菜,摘一些山果作为全家的口粮。 虽然生活很艰难,但孙俊邦总是乐观的。在他看来,只要他容忍,一些痛苦就会过去。他不要求回报。他只是想不辜负自己的良心。 然而,科莫诺罗给太阳家族带来了更多麻烦。 那年,孙邦军的儿子孙宝杰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召师范学院。然而,当招生政治考官得知孙嘉靖“隐藏”了一名日本伤兵时,他认定孙宝洁“在政治上不可靠,不能当老师”。 看到儿子的读书梦破灭,孙邦军仍然坚持要把小野太郎留在家里。为此,许多人说他们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面对别人的质疑,孙邦军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野已经成了孙家的一员,孙邦军像照顾自己的兄弟一样照顾他。

但是上帝并不关心这位善良的老人。 1964年,孙邦军被发现患有绝症。小野龙公木诺来到太阳之家已经18年了。孙邦军最担心的是他的日本弟弟。 临终前,孙俊邦把全家人叫到他身边。他特别问儿子宝洁和孙子陆丰:“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位日本叔叔。每个人都有父母和兄弟。如果他很好,他怎么能不想家呢?如果他将来有机会,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送他回家与家人团聚。” 从那时起,孙宝洁把父亲的遗愿作为自己的愿望,并试图通过实践来安慰父亲在天堂的灵魂。 3.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孙宝洁不断给当地政府和红十字会写信,并将小野洋郎的照片交给日本驻华代表团。虽然每次都没有新闻,但孙宝洁从未放弃。 直到1992年的一天,孙宝洁才得知一个日本友好代表团来到南阳。因此,在政府人员的帮助下,他带领小野太郎会见了来访的代表团店员 巧合的是,访问团中一位名叫津田康道的日本老兵居然认出了小野太郎。带着兴奋的表情,他拥抱了小野忠郎,并喊道:“石田俊弘!” 但面对彼此的激动和拥抱,小野龙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也不记得自己是谁。

后来,孙宝杰得知,津田康道曾经是科门诺的老板,他还说他不会认错人。此时,孙宝洁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回到家后,津田康道找到了石田的弟弟石田小石郎,并告诉他,他失散已久的弟弟仍然活着,在中国生活得很好。 石田小石郎听到这个消息后,不敢相信他被告知“阵亡”的哥哥在中国生活了近50年。

到目前为止,他隐藏在小野罗科门(onoro Komen)中近半个世纪的人生经历之谜终于被解开。 他的真名是石田俊弘。他来自日本秋田县增田镇。他于1937年从东京农业学院毕业,1942年参军,然后在中国参战 1993年6月,石田茂决定去中国接哥哥回家,但孙宝洁非常担心,坚持要亲自送日本叔叔回家。 这段跨越半个世纪的善举令人感动。日本媒体报道了中国孙中山父子收养日本伤兵并找到家人的传说。

在日本,孙宝洁受到了该地区最高的礼遇。秋田县知事在会见孙宝杰时,特别对当年日本侵华罪行供认道歉,并对中国人收养东芝深表感谢。 为了感谢中国孙中山父子的兄弟情谊,日本曾塔镇和台山庙镇的村民为了帮助他们,捐赠了600万日元,并在南召县修建了“中日友谊太宗植物园”。

如今,这些地标性建筑也成为中日友好婚姻的“政治象征”,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位中国老农最朴素的善良。

石田家族提出500万日元奖励孙宝洁时,孙宝洁立即拒绝了:“我们家族这样做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中日之间的和平。”

我们不能忘记对国家的仇恨,但作为一个礼仪之邦,中国自古以来就倡导和平,喜欢以德报怨,孙邦军家族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中华民族的善良和美德。 如果你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会怎么做?文本/小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