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的代价》影评:悲喜交加的盗墓笔记

(搜狐娱乐讯 来源:《好莱坞报道者》编译:麦咪)法国青年导演、演员夏维尔-毕沃斯,在《荣耀的代价》里拿喜剧大师查理-卓别林开起了涮。这部稍显冗长的作品,基于一个线年代末,被埋葬在日内瓦湖畔公墓里的卓别林,被人盗走了遗体,经过调查,盗尸者是来自保加利亚的加涅夫和波兰人瓦尔达斯。这两个挣扎在贫困线上的蓝领工人,由于长期失业,最终产生了盗尸,并向死者家属勒索赎金的念头。不过,毕沃斯并不想把焦点置于盗墓这一件“小事”上,他试图将故事格局做得更大、更复杂,两个移民男子的生存状态,是导演的兴趣所在。

夏维尔-毕沃斯的电影向来充满了扎实的戏剧性,气氛严肃,从1995年的《不要忘记你将死去》,到2005年的《小警探》,再到2010年震惊戛纳的《人与神》(影片围绕一群僧侣与者在信念问题上的冲突展开),无一不在探讨人类在黑暗、逆境中苦苦追寻希望的生存状态。相对而言,《荣耀的代价》实现了非常明显的突破,整部电影将毕沃斯以往最擅长描绘的那些社会悲剧,藏进了一个喜剧的外衣中,这种变化相当可喜。

《荣耀的代价》的联合编剧,是曾与毕沃斯合作过《人与神》的艾蒂安-科马尔。科马尔并未照搬加涅夫和瓦尔达斯的真名真姓,而是虚构了两个“盗墓”的男性角色。

来自比利时的恶棍艾迪(贝诺特-波尔沃尔德饰)刚出狱,就遇到了铁哥们奥斯曼(罗什迪-泽姆,2006年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得主),这个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家伙,其实也有过前科。不过,一直在底层干苦力的奥斯曼,并不想再参与违法的事,“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他嘴边总是挂着这样的话,但艾迪的捞钱计划还是扰乱了他的生活。毫无疑问,奥斯曼快要被生活逼疯了:他的妻子诺洛(黎巴演员、导演娜丁-拉巴基饰)身患重病住院,高昂的医疗费堆积成山,他们七岁的女儿萨米拉聪明可爱,虽然年龄尚小,但一直做着“昂贵”的大学梦。为了家人的未来,奥斯曼咬着牙和艾迪混到了一起。

夏维尔-毕沃斯的幽默感在于,影片的前因后果都设计得巧妙自然,两个衰男之所以会把盗墓目标锁定卓别林,是因为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了卓别林逝世的新闻,进而才有了敲诈勒索的想法。不过,他们的计划并不高明,在真实的历史中,卓别林遗体消失后,并未来引发巨大风波,尽管有人认为这是狂热崇拜者所为,也有人怀疑是卓别林生前得罪了某个好莱坞巨头而遭遇报应,但更多的人,却在第一时间就认定,它只是一桩敲诈勒索案。

影片的社会写实倾向,没有被刻意强调,但喜感中也夹杂着生活的苦涩,毕沃斯在关键几场戏中都没有加入配乐,但丝毫没有减弱重头戏的喜剧效果——当两个男人把卓别林的棺材挖出来后,简直手足无措,甚至无法用英语和卓别林的家人通话,也没有办法证明他们已经把大师的尸体挖了出来,直到第四次通话才把“要钱”的诉求讲明白。影片中,这个段落处理得最为精彩,两位男主角难以掩饰的慌乱和无助,都令人捧腹。

天才级演员贝诺特-波尔沃尔德光芒四射,他的演技和卓别林一样出色,而曾在《光辉岁月》里贡献完美演出的罗什迪-泽姆,则与波尔沃尔德有着浑然天成的精确互动,他们在这条险路上所经历的一切希望与憎恨,彷徨和惊恐,都足以感染观众。此外,卓别林的儿子伊格尼和孙女多洛莉丝-卓别林也参加了客串演出,而在众多配角中,扮演卓别林管家的美国男演员彼德-考约特令人印象最为深刻,他与两大衰汉的过招戏码妙趣横生。

夏维尔-毕沃斯的御用摄影师卡洛琳-尚普蒂耶,构建了一种清冷肃杀的影像质感,但稍显哗众取宠。米歇尔-罗格朗(法国著名作曲家,1971年凭《往事如烟》赢得奥斯卡奖)的配乐则华美异常,当两个男人拖着棺材驾车消失在夜色中时,管弦乐、圣咏、管风琴、以及即兴钻入的爵士,无不描摹着男主角暗潮汹涌的内心,那一刻,任何言语都显多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