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改变19世纪的小镇绊倒了奔跑的巨人却成就了炮灰将军

世界之所以平衡,是因为有上帝的存在,欧洲的天秤之所以保持平衡,是因为有拿破仑,拿破仑就是神的存在。——黑格尔

首先,让我们感谢莫斯科的冬天,并为它送上浓浓的祝福与敬意。因为,莫斯科的冬天冻伤了两个企图改变欧洲的心,一个是德国人的领袖——阿道夫·希特勒,一个是法国人的皇帝——拿破仑·波拿巴。

不管是法国人还是德国人,在莫斯科的冬天面前,都得乖乖的穿好秋裤,接受失败的教训。莫斯科的冬天之后,德国人再也没有尝到胜利的甜头,法国人也失去了把战火烧到北方的志气。

滑铁卢,一个与莫斯科完全无关的小城镇,却因为这个19世纪最伟大的统帅皇帝——拿破仑,与莫斯科同时成为了他的伤心地。莫斯科第一次让拿破仑感受到了自卑与失落,他说出了:在我看到厄尔巴岛之前,我曾所向无敌。滑铁卢直接让拿破仑跌落神坛,从法国人的皇帝沦为阶下囚。

滑铁卢,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以南15公里,是一个看上去并不怎么高大上的小镇。放眼整个欧洲,这种小镇多的无以计数。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平平常常的小镇,它的历史在欧洲史上的地位绝对独一无二,它是一个改变了19世纪的小镇,它绊倒了正在奔跑的伟大巨人,灭亡了这个巨人统领下的伟大国家,却成就了一批批二流将领。

在滑铁卢之前,这些二流将领只配叫作“炮灰”。其中以阿瑟·韦尔斯利也就是威灵顿公爵最为出名,威灵顿最早在伊顿公学读书的时候,除了音乐课成绩优秀,其他基本都是挂红灯,母亲生前的经常叹息说:我这个儿子就是个“可怜的炮灰”!而他的军人之路,也是他自己花钱买上来的。正是这些个二流的炮灰将军在滑铁卢打败了法国人的军事天才拿破仑。

而反观这个伟大的巨人,滑铁卢之前,他是法国人的皇帝,滑铁卢之后,他还是法国人最伟大的皇帝。

正如雨果所说的:失败反把失败者变得更崇高了,倒了的波拿巴仿佛比立着的拿破仑还要更高大些。拿破仑是战争中的米开朗琪罗。他是重建废墟的宗师巨匠,是查理大帝、路易十一、亨利四世、黎塞留、路易十四、公安委员会的继承者,他当然有污点,有疏失,甚至有罪恶,就是说,他是一个人;但他在疏失中仍是庄严的,在污点中仍是卓越的,在罪恶中也还是有雄才大略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斥资147亿,中国电池巨头在美国建超级工厂!将创造2600个工作岗位,当地承诺补贴近40亿

PPT之父去世,享年76岁!曾被乔布斯禁用,最终走向人类生产力工具之巅

我们还能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IDEAS 2023 · 营造未来”探索可持续未来

古尔曼:iPhone 15 Pro 机身重量减轻约 10%,Pro Max名称保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